心水码报
首 頁 僑聯概況 政策法規 政務動態 基本職能 創業創新 僑苑文化 四大創建 區縣僑聯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海創會 > 風采展示
斯弘德:父輩“出海”我“海歸”
作者:整理/ 林潔    來源:口述/斯弘徳    日期:2011-03-09

斯弘德,祖籍中國浙江,生于中國臺灣省臺中市。5歲時移民巴西,畢業于巴西圣保羅大學會計學專業,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工商管理碩士、中國香港理工大學理學碩士。1995年畢業后回臺灣學漢語。2002年起在杭州創建貝爾美語機構。2008年被推舉為杭州市海外留學歸國人士創業發展促進會首任常務執行會長。

 

 


    我曾經是留學生,也是“海歸”;但與一般的留學生、海歸相比,還是有些特殊。我的父母親祖籍是浙江的,而我出生在臺灣,而后又在六歲不到的時候全家移民到巴西。我從小就是在巴西長大,母語不是漢語也不是英語,而是葡萄牙語;我跟兄弟姐妹之間交流都是用葡萄牙語的;英語則是中國的學生一樣,也是后來學的。大學畢業后我去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念研究生;而我的中文則是1995年研究生畢業后回臺灣學的,之前只有跟爸爸媽媽交流時會用一些簡單的漢語。

我在巴西時,念書一直是很輕松的,高中是巴西最好的高中,到圣保羅大學也基本不用怎么辛苦,因為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學得很好。那年只有兩個人從巴西考到麻省理工學院,去哈佛、斯坦福的人數也差不多,所以到了麻省才發現原來有那么多會念書的人。之前我是從來沒有周五、周末的時候在家里溫習功課的習慣,但在麻省就根本行不通了;因為你不溫習是跟不上同學的,那些人真的是太厲害了。那個時候我們除了完成每天的作業之外,還要看書和資料,我每天一般都要看100到150頁左右的功課。那時候我真的很羨慕那些美國人,他們好像都不用讀書的,天天那樣玩,然后只要看一下就好。對于我來講,從小在巴西長大,母語不是英語,所以在麻省念書還是有點語言障礙的,你在那里不是只跟一個學校的學生比,而是在跟全世界優秀的人都在比,壓力是很大。

但是不得不說,在麻省,研究生學習的氛圍真的是太棒了。我讀的是MBA,MBA有規定入學者必須是本科畢業還要有一定工作經驗的,所以我的同學每個人都有工作經驗,大家去上課不是為了背書而去上課,而是拿出自己的案例圍在一起討論、交流不同的思維方式,比如你提出一些實際工作經驗中碰到的問題,和大家討論各自的解決方式,比如你從泰國來,泰國人會用什么方法去思考和解決;你從中國來,中國人會用什么方法……這種交流很棒。所以很難讓我具體說我在麻省理工學到什么東西,做了什么事情,對我來說這些所謂的“知識”在我腦海里現在已經記不清楚。但麻省理工教你的東西是做事情的方法,比如怎么樣去看一個市場,怎么去做市場分析,對一個東西存在的正反兩面效應,你要怎么去把握和做出判斷。

我那時候本來還想用一年半的時間把兩年研究生的課修完,其實我拼命念書的話也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我覺得那樣太辛苦,沒有必要。所以最后一年我就當老師助教,比較輕松,只修兩三門課,其他時間就空下來享受那邊的生活。因為基本上第一年的時間我連周末兩天全都在讀書,一個禮拜只有周五晚上打排球,除了讀書沒有其他事情做,也不可能去哪里玩,只能做運動,偶爾跟同學約好去跳舞,流流汗。我是個會玩的人,我覺得該上班的時候該上班,該玩的時候該玩,除了跳傘、蹦極、開飛機,基本上都學會了。一起玩出來的就是同學之間的感情,這是讀書期間最美好的回憶。

麻省人也蠻好玩的,麻省有一個秘密社團,每年都會創造一件轟動全校的滑稽事情,轟動程度就像浙大人有一天把毛主席像給偷了,而且這些事情每一年在麻省理工的校史里都有明確記載。比如在麻省的校園里面有一條河,到冬天就變成冰河,有一年,他們把整整一個寢室全部搬到河中央。有一年,他們把一輛警車弄到學校的一個屋頂上面,而且那個警車的警燈還在不停閃,據說里面還有人穿上警服扮警察坐在里面端著一杯咖啡,沒有人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但就是有這么一群秘密的人每年都悄無聲息地做這些事情。

前面說過念麻省MBA需要有工作經驗,但我是本科畢業直接讀的,因為我的工作經驗很早就已經積累起來。雖然我們家條件不錯,但兄弟姐妹基本上沒請傭人來照顧;媽媽去上班,我們也跟著去,媽媽處理事務什么,我們從小就在旁邊看著。爸媽有什么事情回家商量,我們就在旁邊聽,他們也常常問我們的看法是什么。國外的教育就是這樣,哪怕你是一個小孩,也會尊重你的看法和意見,因為每一個人的看法都是不一樣的。小孩子說出自己的看法,父母會幫他分析說得對還是不對,他也可以自己分析,這也是慢慢積累的過程,教他判斷分析的能力。年紀大些,我們上完課沒事就得去工廠打工,給你一個職位,硬性要求上班,做怎樣的商務判斷,也都要自己去恰談。最深刻的是我父親跟我們說,今天要你們來上班不是說因為我們缺這個人,而是慢慢地讓你去見識、學習怎么樣做事情。我父親最偉大的一點是他說哪怕今天你做了一個錯誤決定,那也沒關系就當是為你付學費。十八九歲還在讀大學期間,我做過筆記本電腦生意;1995年從麻省理工研究生畢業后,跟隨父母遷回臺灣,邊玩邊學中文一年,又做了兩年的業務;1998年到2001年我回到巴西做通訊生意。

2002年,我們最親愛的父親離開了我們,彌留之際,他希望我們能夠回到中國創業,特別是他的故鄉浙江,希望我們在這邊可以做點對浙江對杭州有意義的事情。因為我父親有這個念頭,加上我自己之前嘗試做過那么多事情之后,想法慢慢過渡到我希望我做一個行業,只要我肯花功夫,就自然會有人用我的產品、用我的服務,因為我其實很不喜歡去應酬、去拉業務這些,可以做,但是不喜歡,所以我就回國辦了現在這個教育的事情。

父親跟我們說過,“世界上的錢你一個人是賺不完的,但是社會給你什么東西你總是要回饋給社會的”,也就是說你有這個能力,不能整天在家里睡睡覺白白浪費,要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能為這個社會做一些貢獻。想一想,你走的那一天,你有沒有留給下一代什么東西;另外,你也有后代,你肯定不希望有一天從他們口中聽到說“爸爸干嘛的”,“爸爸天天吃喝玩樂的”,所以我說我們也要做一種榜樣。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幫助信息 版權聲明  
Copyright 2010 www.dfnml.tw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案10203705號
版權所有:杭州市歸國華僑聯合會 技術支持:華數網通信息港有限公司
地址:杭州市文三西路326號金都新城25幢
電話:0571-87214209 傳真:0571-87214209 郵編:310012
心水码报 四人麻将 中央五台节目表 短线股票推荐低价 中国平安股票分析论文 秒速时时有官方的吗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一 模拟炒股 pk10官方开奖直播现场 威尼斯幸运飞艇